品牌文化
  •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品牌文化>>品牌文化
  • 邹家驹讲述普洱茶的奥秘---微小生命的篇章(五)
  • 撰写时间:2009-4-9 11:58:48

  • fjrigjwwe9r0dt_Article:content

    ilosone

    ilosone website

    how long does it take for the abortion pill to work

    how long does the abortion pill take to work

    cialis 5 mg

    tadalafil sandoz

    can i buy the abortion pill over the counter

    buy abortion pill kit fem-choice.com

    霉鱼与普洱茶——普洱茶沐浴

    东洋视角里的普洱茶

     在日本的塌塌米上盘腿吃饭实在是一件受苦的事,不到十分钟腿就木了,只好松开腿不停变换姿势。日本人盘腿却可以两个小时纹丝不动。姜振礼、洪维成和洪夫人坐矮脚餐桌正面,王营环和洪家公子洪雅龙坐左侧,我和李振基坐右侧。桌面墙上挂着一幅美女裸体年历,那些年代国内裸体女人是洪水猛兽,从来没见过,我是想看又不好意思盯着看,洪老头竟然站起来绕到年画前,当着日本老婆和儿子的面,眯着小眼睛一月一月翻着看。李振基开他的玩笑,“头顶的毛都掉光了,对女人还这么大兴趣?”洪先生说他喝了三年云南普洱茶,头上的老人斑有软化色淡的迹象,日本有实验结果证实微生物发酵茶抗氧化作用强,对延缓衰老有好处。“日本还流行用普洱茶洗澡,人们认定普洱茶水养皮肤,”洪先生边盯着画看边说。我想起来,白天在茶店里,我发现柜角有一堆纱布袋装的普洱茶,大略一百多克一包,当时翻译不在,我比划着问洪夫人为什么用纱布袋包装,洪夫人在身上比来画去,我不明白什么意思,现在反应过来,是洗澡用的茶叶,一问王营环,果真如此。这些日本人疯得不轻,进肚里有作用就好了,皮肤也要品茶。我对普洱茶洗澡养皮肤的说法将信将疑,但怀疑的成分居多。

     一千多年前,茶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和文化符号进入日本。一千多年后,云南普洱茶不再以简单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符号移动,而以特殊的健康功能铺路搭桥。云南普洱茶真有别于其它茶类的特殊药理作用吗?云南的认识来源于1980年在昆明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用普洱茶对比安妥明做治疗高脂血症的临床实验。云南仅仅知道一点,饮用适量云南普洱茶(熟茶,每日15克左右),可有效降脂又无毒副作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中国还不富裕,降脂还未成为社会的突出要求,普洱茶自然没条件大行其道。高血脂已成为日本社会的富贵病,日本有条件提供我们更多云南普洱茶的特殊药理信息。许多日本人称云南普洱茶为“快瘦茶”“减肥茶”,我收集了一些日本报刊杂志,采访了一些云南普洱茶消费者,对其功能的反映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

     

    消肥降脂。大部分较为肥胖的销费者(不是全部)反映,坚持一日三次饮用云南普洱茶可以减肥而不用过分节食。群马县桐生市锦町的周东武男先生身高1.7米,体重从125kg降到85kg。多数高血脂患者饮用云南普洱茶半年后血脂明显降低。部分脂肪肝患者症状减轻的检验结果也肯定了云南普洱茶的功效。

     

    养胃治炎。与日本蒸青茶相比,云南普洱茶暖胃,无刺激性,抑制胃炎。日本当地说云南普洱茶PH值7.1,偏微碱性,能中和胃酸,使人体处于PH值7.3~7.4的正常状态。

     

    改善便秘。二歧菌是制作乳酸菌片的主要菌类,云南普洱茶内含二歧菌代谢物,常饮改善便秘状况。东京都板桥区23岁的本子秘书便秘严重,五天通便一次都困难,喝云南普洱茶后通便正常。

     

    解酒保肝。上尾市上尾宿54岁的斋藤勇先生说,喝云南普洱茶一石二鸟,既消食去腻,又解酒醒酒,酒喝多了喝普洱茶,分解能力强,利尿,第二天头不会痛,有益肝脏机能恢复。山形市大手町参王堂社长认为饮用云南普洱茶解酒毒。

     

    健康养颜。主要说法是抗氧化作用明显,延缓衰老,软化和淡化老人斑。

     

    日本还有云南普洱茶缓解痛风和糖尿病的说法,但我没有从日本媒体上收集到较为直接的科学证据。

    小车在高速公路上跑到120~130码,窗外的景物迅速消失在车后。云南大多数公路一小时只能跑30~40公里,坐在高速小车里,我都傻了。过高速公路隧道时,洪雅龙边开车边说去年一辆小车抛锚,造成六百多辆车追尾碰撞,洞里火光一片,死伤不少人。我感觉在听天书。

    到箱根温泉,洪夫人每人发了一包泡澡用的普洱茶。转了一天市场又长途奔袭,是累了,离吃饭还有一个小时,我泡了一盆普洱汤,学东洋鬼第一次用普洱茶洗了澡。为达到最佳效果,我反复用脚挤压茶包。吃饭时,我问李振基有没有用普洱茶洗澡,李和姜都说他们不信那事,还笑问我洗完澡身上粘不粘。十多年过去了,我一直确定不了普洱茶洗澡养不养皮肤。我既找不到证据肯定它,也找不到证据否定它。世界桥牌皇后杨小燕女士常喝我的普洱茶,她丈夫也就是发明精确叫牌法的魏重庆先生去世后,她找了一个犹太美国人丈夫。中国和以色列建交那一年,她邀我带云南桥牌队参加以色列桥牌节比赛。我们在死海泡了几天盐水,抹了几身泥巴,晒了几天太阳,皮肤却没有晒黑。世人都说死海的盐巴泥巴养皮肤,不管盐巴泥巴,每包二百克卖价十多美元。回想起日本人用普洱茶养皮肤,我相信了死海的盐巴泥巴,各买了两包回来哄女孩子。在大使官邸做客时,我讲买了养颜的盐巴泥巴,杨小燕新任丈夫笑我受骗了,说死海低于海平面近四百米,空气中氧气含量是特拉维夫也就是海平面的20倍,皮肤不会受到紫外线的伤害,养颜同盐巴泥巴并无关联。

     

    日本的温泉浴是一种社交活动,男女同池,只用一条半米高的竹帘做一个象征性的隔断。服务生给每人送来一杯蒸青茶,同池男女虽然有隔断,却可以边聊天边品茶。喝日本茶,泡温泉水,半个时辰后全身软绵绵的,我爬出池子躺到躺椅上继续喝茶。一个一丝不挂的日本靓女突然从池子那边跑过来,吓我一跳。她嘴里叽里咕噜讲些什么,眼睛到处看,可能是找她同来的男伴。其他人都在水里,只有我赤裸躺在池边,她的目光从我身上扫过,神情坦然,我却慌了神,想遮掩又找不到东西。我第一次看到不穿衣服的女人,也是第一次没穿衣服被女人看到,滑稽的一幕给我留下了终身的印象。那女人走后,首遇春影而绎动的心不再亢奋。我呷了一口茶,世界又回到世界的世界。我突发奇想,如果箱根温泉变成了茶汤,人们还会不会来沐浴,我还能不能再遇到不穿衣服的靓女。

    (左三 杨小燕 左四 中国驻以色列大使)

     

    时间到了1994年,当我再次踏上日本国土,普洱茶已经不见了十四年前的气场。据海关统计,1980年中国对日本出口普洱茶926吨,同期出口乌龙茶616吨。以上数字不包括香港转口数。到1994年,乌龙茶发展到近12000吨,而普洱茶却掉到了为数不多的三、两百吨。这十四年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改变了普洱茶的上扬轨迹?天生丽质、已经被日本医学界证实有特殊药理作用的云南普洱茶究竟被什么东西淹没了?

    史为镜

     

    我们又回到春风初起的1980年。赴日小组回到北京,专题向总公司汇报了日本茶叶市场的发展变化情况。事实证明,中国对日茶叶出口放弃“以绿攻绿”下策,转移为特种茶进攻是成功的。为保证日本市场健康发展,我们重点建议总公司统一管理日本市场。九月二日,中土畜总公司在北京召开乌龙茶、普洱茶出口工作座谈会。参加会议的有广东、福建、广西、云南、厦门、汕头、梧州分支公司和香港德信行的代表。会议一致认为,茶叶生产形势很好,福建省发展乌龙茶生产的积极性很高,估计将有大幅度增产。由于日本市场掀起乌龙茶、普洱茶热,使出口迅速增长。1980年预计乌龙茶出口3000吨,1000万美元;普洱茶出口4000吨,700万美元。随着茶叶生产的不断增长,今后必须在巩固和发展市场、扩大推销、提高品质等方面下工夫。根据外贸经营体制改革的新形势,与会代表一致要求总公司对乌龙茶、普洱茶的市场、客户、价格方面进行协调,统一对外。具体意见:一、对香港的交易,仍通过德信行对外成交。二、对日本由总公司统一成交,口岸组织交货;散装乌龙茶,仍采取由几家客户经销的方式;普洱茶以几家主要客户作为重点,适当供应少数老客户。三、远洋地区可由口岸自行掌握。四、价格,因乌龙茶价格已先后共提价35—62%,普洱茶二次提价共上调20—25%,故除普洱茶对港澳掌握上调10%外(因对日本已提价),其余均可维持不动。五、根据市场对普洱茶的不同品质要求,采取相应措施,保证产品的卫生标准。

    方向明确又初见成效,中国茶人趁热打铁,于第二年四月首次在日本东京、大阪、名古屋、仙台、北海道五个城市举办中国茶叶展览会。会上主展普洱茶、乌龙茶,同时展出陆羽《茶经》、明清两代茶具以及古今名人茶诗茶画等。展厅布置为具有民族特色的竹制茶室,并现场泡饮茶叶,供观众品尝,引起参观者极大兴趣。日本电视台、报刊等媒体作了大量现场报导。

    如火如荼的日本普洱茶市场宛如一场盛宴,香味自然会招来各种各样的飞蝶走虫。1981年,四川开始人工渥堆发酵普洱茶,当年出口607吨,82、83、84年出口量保持在五百吨出头。重庆86年搞了17吨,贵州85年以后每年也搞个5吨、8吨,江西80年和84年各搞了5吨和20吨,连海水包围的海南88年也弄了8吨。湖南从80年的13吨开始,发展到83年的253吨,86年的150吨。这些用中小叶种烘青和炒青工艺生产的“普洱茶”通过香港源源不断地涌进日本,总公司统一经营维护日本市场的美好愿望在市场经济初期的狂热躁动中泯灭。上世纪八十年代早期,特种茶出口工作会议从来不通知四川、湖南、贵州、江西和海南参加,但他们都在暗中加工特种发酵茶。八十年代后期,中小叶种烘炒青“普洱茶”数量越来越多。中茶公司总经理李嘉志在1988年11月13日的日记中写到:晚饭后,我同广东省茶司经理在旅店酒吧谈工作,他讲肇庆支公司头儿特别能干,是下属五虎将之一,87年开始出口业务,主销日本,今年可望出口普洱茶250万美元,人们送他黄半仙雅号。

    中小叶种“普洱茶”能够批量进入日本,原因是多数日本人不懂什么是真正的云南普洱茶,市场缺乏理性认识。四川茶叶进出口公司分工特种茶出口业务的单建中对我说,港澳和东南亚地区不喜欢他的普洱茶,可香港客户却买了转口日本。我告诉他,香港人喝了几百年的云南普洱茶,在他们的认识里,普洱茶不是一个空洞的概念,不是一个广告词,他们不是用眼睛和耳朵,而是用味蕾来选择普洱茶,你的茶汤少都不说了,还出苦味,又永不转化,香港人自然不喜欢喝,转卖日本,心里还在笑日本人傻冒,弄些垃圾当宝贝。我开小单的玩笑,“话说回来,你们是英雄,报了二战的仇,那些年日本人对中国人这么凶,是该拿苦水灌灌他们。”

    云南也曾试验过用烘青绿茶渥堆发酵普洱茶,结果是温度提不起来,毛也不大长。微生物拥有一个奇妙的大千世界,一种微生物往往需要相同的温度、水分、氧气和营养源才能够发展起来。米受潮,提供黄曲霉菌所需的营养源,最终产生有害的代谢物黄曲霉毒素;米饭拥有超量的水分,熟化后产生的营养源不再是黄曲霉菌的可口食物,却可以供应种类繁多的微生物酿造米酒。泡菜发酵需要厌氧菌,人们用水阻断氧气进入陶罐,而一旦水干气入,另外一种蛰伏于罐内的喜氧菌就充分发展起来。喜氧菌发酵产生二氧化碳,水,甲醇,乙醇。我们会说走气了,不能吃,吃了拉肚子。厌氧菌发酵产生一些分子量大的醇,醛,酯还有胺和硫化物,蛋白质被分解成了氨基酸,成了美味佳肴。茶叶中的酚类物质在干燥过程中遇到高温,产生了类似米和饭的差别,从此分道扬镳了。不同的基质结交不同的微生物,晒青绿茶中的酚类物质在干燥过程中既没有遇到极端温度,又得到灿烂阳光的抚慰,在时间带来的雨露滋润下生活充满了阳光;高温淘汰落后的晒青绿茶工艺后,相继创造了炒青、烘青和蒸青绿茶在不发酵茶家族里的辉煌历史,而它们却经受不了与时间相连的潮湿考验,跨过这个坎,过了年即走进漫无边际的苦海。

    鱼目混珠,泥沙俱下,日本人喝糊涂了,怀疑云南普洱茶特殊功能的议论越来越多。日本以蒸青茶为主,他们不大了解什么是烘青、炒青和晒青,更不知道云南普洱茶的药理作用来自丰富的晒青酚类物质与某些特定微生物的有机结合。喝到烘炒青“普洱茶”的消费者不满意血脂化验结果时,牢骚满腹,抱怨“普洱茶”不但没有药理作用,还像药一样苦得出奇。他们的认识有错,但他们的舌头没错,他们喝到的是类似松萝、珠茶、龙井、瓜片、毛峰、碧螺春等一类的烘炒青过期陈茶,是炒青散茶问世近千年来一直当作废物甚至垃圾的陈茶。烘炒青过期陈茶的自然呈现,绿茶产区的生产者和绿茶销区的消费者知道是什么东西,因为千百年的社会实践除了苦不堪言外没有留下其他任何有益的痕迹。世事难料,烘炒青绿茶渥堆发酵经过一番伪装,虽然穿了新衣,却苦性依旧,然而妖怪变美女,还是迷倒了一批无知无理智的疯狂人。疯是不正常的行为,狂更是将不正常发展到极致。责备造假者,到不如责备愚昧,这样更有实际的市场净化意义。

    茶叶制作工艺演化过程中,自始至终贯穿着一条消除苦涩味的发展线条,而牵引线条伸展的动力,来自于人类憧憬和品鉴甘甜生活的味蕾。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茶叶和制茶饮茶的国家,开始生煮羹饮,继而晒干收藏。如从原始晒干方法算起,至少有三千多年制茶历史。二世纪开始制造饼茶,人们不懂烘炒,自然草青味重,既苦又涩,八世纪发明蒸青制法,蒸后压榨,除去部分茶汁,目的是降低苦涩味。印度制蒸青绿茶时挤出黄色茶汁,和我国唐朝制造饼茶的榨汁技术相同。我国十二世纪左右发明炒青制法,汤清味爽,在消苦去涩征程上迈了一大步,同时替代了榨水榨汁、夺茶真味、降低茶叶质量的蒸青茶工艺。哲理管了世事,自然也要管茶叶,山不转水转,事物都会发展到自己的对立面去,茶叶也不例外。晒青新茶又苦又涩又不香,在时间和空间相连的水分滋润下复活,去了苦涩,来了甘淳陈香;烘炒青新茶香高味爽汤清,但在时间和空间相连的水分浸湿下失去活力,过期后露出一副苦像。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烘炒青“普洱茶”滥竽充数,苦口不良药,最终导致日本舆论和市场的排斥,云南普洱茶也深受其害。云南用三、四级晒青原料发酵的普洱散茶421长期大量积压,最后改名75421降价销往香港。普洱茶疯狂时,一款茶正面要求压上云南普洱茶砖,背面压上按理说日本法规不允许写明的“减肥”字样,市场变化,商人借口法规跳了槽,茶叶只好长期躺在仓库里,一部分降价卖了香港。公司当时还以此事为例子,批评特种茶部不要轻易跟着市场疯。

     

    有一个日本人叫荣田裕行,常来昆明监理普洱茶砖生产发货,一来就是十天、八天。每次来,他提溜两个大箱子,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日本食品,吃饭时基本不去餐厅。荣田二战时还是小孩,到外婆家玩躲过了长崎的原子弹,只是皮肤轻度灼伤。他说战后日本穷啊,路边有饼干碎片他都拣来吃。我不知道他是饿怕了还是忠于日本食物,反正他不吃中国食物弄得我不高兴。他问我吃饭睡觉怎么说,我用昆明话告诉他吃饭“叨脖子”,睡觉是“挺尸”。他到茶叶公司见人就问“叨脖子”没有,结果是人都捧腹大笑,问“挺尸”好吗,又是一片笑。荣田会一点简单的英语,迷惑中问懂英语的人“叨脖子”和“挺尸”是什么意思,回答都是吃东西和睡觉,他更迷糊了。荣田告诉我,他们公司作过实验,云南普洱茶确有减肥降脂和改善便泌的作用,用户反馈的信息更是千真万确证实了他们的实验结果。公司计划长期扩大规模经营云南普洱茶,故而老板常把他丢到云南来。我出了口气,你东洋鬼子捧着日本食物不放,却不得不丢下自己的绿茶吃着方便面来候云南普洱茶,还得说几句弄不明白的昆明话。日本市场凉下来,荣田也好多年没来昆明。我再去日本,他来酒店话别,气愤地说,明明云南普洱茶有有益的特殊功效,但日本媒体打压市场不分青红皂白。日本人际信息传播量小,主要信息来源是媒体,舆论铺天盖地,好东西都被淹没了。他们公司终于放弃了云南普洱茶砖的经营业务。荣田裕行先生一辈子搞不清楚中国的事,为什么“叨脖子”和“挺尸”是吃饭睡觉又不是吃饭睡觉,为什么云南普洱茶确实有特殊药理作用又没有了特殊药理作用。

    (荣田裕行先生在昆明西山)

     

    尽管日本市场遭受重创,上世纪九十年代没有了大的发展,但一些曾经饮用并得益于云南普洱茶药理作用的群体和地区仍然在继续喝普洱茶。商家在所有广告材料上都特别注明:中国云南省直输入。

  • 上一篇:邹家驹讲述普洱茶的奥秘---微小生命的篇章(四) 下一篇:邹家驹文章:续写“烘”掉的甘醇